當前為位置: 首頁 > 印記專題 >

印記專題





標題:2020鼠不盡的幸福滿當當 ——劇透高爾夫十二生肖主題系列新





鼠,位列十二生肖之榜首。子鼠開天,鼠兆豐年

        中國傳統文化以十二生肖概括人性特質來影射眾生百態,而“家文化”承載了中國人獨有的歸屬感和幸福感。高爾夫印記的十二生肖主題系列,將高爾夫人物形象生活化、多彩化,造型多變化,引發更豐富的聯想。這一系列寓意了打高爾夫的每個人都具有十二生肖的某種性格和特征,并且每個人都熱愛著高爾夫。
        一轉眼,印記傾心設計的十二生肖系列已經到了第四個年頭——2017年誕生了愛打高爾夫的“雞祥三寶”,2018年迎來舉家上球場的“名門旺族”,2019年富有藝術氣質的“綠浪”自由地向未來駛去, 2020年“鼠不盡的幸福”滿載祝福,開啟十二生肖的新一個輪回。
 
新年帶鼠形象的靈感來自土撥鼠

        每年都是一家子攜手賀歲,今年來的是土撥鼠。
        生活在大草原的土撥鼠,身形不大,食物簡單,雖不在食物鏈的優勢位置,但它們自由自在地在野外過日子,自得其樂,這或許會是令不少人歆羨的生活方式。
        土撥鼠形象最迷人的地方莫過于那條可愛的尾巴、短短的手腳和一對長長的門牙,呆呆傻傻的模樣十分討喜。它們非常機警,喜好群居,擅于掘土打洞,會為自己和一家鼠親手打造出舒適的洞下小窩。
這次“鼠代表”的選取過程著實不易,不及之前幾年選定雞和犬的形象那般順利。李一川選了很久,直到遇見土撥鼠,才感覺對了味。憨厚可愛的面部與體型,小個子生活在高地上的豪放個性,恰好匹配了“鼠不盡的幸福”。
 
鼠造型出自19世紀的蘇格蘭

        “鼠不盡的幸福”帶我們回到19世紀的蘇格蘭。
        三只打高爾夫的土撥鼠身著傳統蘇格蘭服飾。特別是鼠媽媽,身穿一襲斜格紋長裙,頭戴禮帽,雖然沒有做出高爾夫競技類的動作,但她手持果嶺旗的樣子優雅嫻熟,顯然不是頭一遭,讓人一眼就可以認出是高爾夫的姿態。
        為何是蘇格蘭?靈動的子鼠一口咬破混沌,遂成宇宙,這開天辟地的勁頭直讓人聯想到高爾夫起源時的壯闊。19世紀的蘇格蘭,經典、優雅、自然、大氣。李一川親自為作品上色,這個配色是他蘊藏在心底的高爾夫的原色,堅定而確定。
 
這是一幅頗有收獲的幸福畫面

        鼠爸爸完成最后一推,站在果嶺上,大腦里迅速評估剛剛激戰18洞的表現,目光注視著正在完成最后一洞的鼠寶寶。此刻,鼠媽媽拔出第18洞果嶺的旗桿,優雅而自豪地看著鼠寶寶。鼠寶寶從洞中拾出進洞的球,這收尾的最后一洞收獲滿滿,也許是抓了一只老鷹或小鳥?
        三只鼠的面部表情都是微笑著的,想必是酣暢淋漓的一場球,還打出了好成績。這是一個收獲感溢出畫面的場景,傳遞著更積極、更喜悅的能量場。
 
一家三口的立體感另有玄機

        在場景感上,2020“鼠不盡的幸福”是升級版。
        2019年十二生肖主題的創作掀起了一波“綠浪”。在豬主題設計的不斷推敲過程中,竟衍生出了綠浪的想法!乘風破浪的豬依然屬于高爾夫十二生肖系列,并且是到目前為止最為特例的一組。
        “鼠不盡的幸福”回歸到了十二生肖主題的最初理念上,三個個體相互獨立亦可合為一體。這不僅是一組360度的立體雕塑,較以往生肖作品升級的是,這三位可以從不同角度進行多次組合,正面、側面、后面,每一個方位的組合都將產生不同的構型,為觀者帶來多維度的視覺沖擊和場景感。用一塊“拼圖式”的果嶺將每個角色鏈接起來,可分可合可自由拼接,果嶺板塊之間的距離和縫隙也很耐人尋味……既是藝術氣質的創作巧思,又是貼近高爾夫的生活寫照。
 
幸福可能遲到,但終會來到

        坦白說,“鼠不盡的幸福”并沒有在農歷新年之前完成最后出品。因為從形象設計、動態設計到模型制作,即便是在確定的設計和細節中,總會由于審慎的態度和藝術無止境的創作心思而不斷地產生出許多新想法和反思。
        李一川還在激烈的自我矛盾之中。一方面,他想要最終以藝術級別的呈現來展現成品,即通過鑄銅著色;另一方面,他也希望這組創作能與高爾夫球手更親近,那么翻制成超級樹脂材料的方案可能更合適,但同時要兼顧藝術原創的藝術價值和小批量生產的成品品質一致性。雖然晚了,但值得期待。
2020年,幸福可能會遲到,但滿當當的“鼠不盡的幸福”終會來到。
編輯:二花
广东11选5